Alicja Kwade

我们无法完全感知时间和空间,有些维度我们无法访问,但它们仍然与我们所知的维度平行。虽然我们不会理会另一个世界的自己,但“扭曲”形成的感官幻觉,却可能是平行世界对我们的窥视。想象的空间无有穷尽,那现实对我们来说又是什么呢?我们生活在一个四处飞舞的圆球上,这简直太疯狂了。

Oliver Rath

掌握那些非常重要但却总被遗忘的东西,将其演变成特别、不可思议甚至是神秘的状态。

Giuseppe Palmisano

幽默而神秘的气氛,荒谬而欢乐的色彩,甚至是带有怪诞和妄想的暗示,都描绘出如此出色的戏剧效果,即在日常的现实困境中蕴含了超越及隐喻的迹象。

Katharine Le Hardy

风景是 Katharine Le Hardy 创作的起点,同时也是启发灵感的视觉触发器。颜料的添加或去除以及自发反应产生的意外痕迹,使得画面总是以一种不可预知的方式演变。而宽松的笔触又充满运动属性,为对象带来活力的同时却不丢掉平衡。

Grant Haffner

标志性的电线杆和开阔的道路,创造了原始的运动感和深度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