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icja Kwade

我们无法完全感知时间和空间,有些维度我们无法访问,但它们仍然与我们所知的维度平行。虽然我们不会理会另一个世界的自己,但“扭曲”形成的感官幻觉,却可能是平行世界对我们的窥视。想象的空间无有穷尽,那现实对我们来说又是什么呢?我们生活在一个四处飞舞的圆球上,这简直太疯狂了。

Oliver Rath

掌握那些非常重要但却总被遗忘的东西,将其演变成特别、不可思议甚至是神秘的状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