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玉 Sanyu

“我們的步伐太過時,我們的軀體太脆弱,我們的生命太短暫。” – 常玉

2 - Sanyu

Resting girl, 1920 – 1930

“我的生命中一無所有,我只是一個畫家。關於我的作品,我認為毋須賦予任何解釋,當觀賞我的作品時,應清楚瞭解我所要表達的……只是一個簡單的概念。” – 常玉

3 - Sanyu

Seated Lady on an Armchair, 1974